【专访】诺奖获得者费尔普斯:中国应转向“好经济”(上)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1 16:09

【专访】诺奖获得者费尔普斯:中国应转向“好经济”(上)

2018-04-12 10:07来源:中国经济报告人工智能

原标题:【专访】诺奖获得者费尔普斯:中国应转向“好经济”(上)

【一根筋式地只是专注于提高国内消费,可能导致决策者不再关注“好经济”所需要的其他政策】

□中国经济报告 吴思

埃德蒙·费尔普斯(Edmund S.Phelps),就业与增长理论的著名代表人物,被誉为现代宏观经济学的缔造者和影响经济学进程的最重要人物之一。2006年10月9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时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的费尔普斯,以表彰他在宏观经济政策的跨期权衡方面所做的重要贡献。

费尔普斯的研究范围几乎涉及宏观经济学中的所有问题,包括价格和工资决定理论、均衡失业率决定理论、经济增长理论、新凯恩斯主义价格粘性理论及动态学习理论等。他的研究表明,任何政策都有收益和成本,制定者必须全面权衡利弊,制定政策的指导思想永远应该是人民的长期福祉。另外,在政策制定过程中,一定要考虑到人们对政策的预期,即制定政策时必须“以人为本”。这些思想在中国当下极富借鉴价值。

费尔普斯曾多次表达他对中国重视和大力倡导创新的赞赏。他甚至认为,中国的创新发展可能比美国还要快。2014年,费尔普斯受邀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座谈,他向李克强赠送了自己的著作《大繁荣》。当时李克强笑着对他说,你的这本书我看过。费尔普斯在书中指出,大众参与的创新带来了繁荣兴盛,即物质条件的改善加上广义的“美好生活”。

日前,《中国经济报告》在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举办期间专访了费尔普斯教授,他就草根创新、改革开放、金融危机等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研究所得。

创新引领好经济

中国经济报告:在《大繁荣》一书中从新的角度解释了如何保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我们都知道资本、劳动、技术是一国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为什么你会把视线放在创新,特别是大众推动的草根创新上?

埃德蒙·费尔普斯:首先,我关注草根创新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劳动力的大幅增长可能会提高总体收入水平,但并不一定会提高人均收入。资本也是如此,增加资本存量可以实现经济增长,但每个工人的产出不一定增长了。

此外,劳动和资本要素能够推动经济增长,但限制在一定程度上。技术进步不像资本那样存在投资回报递减的问题,如果投资回报最终下降至零,就不会增加产出和收入了。

中国经济报告:最近埃隆·马斯克(ElonMusk)创立的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现役最强大的火箭。在中国,这类技术研发基本上由国家支持的企业或研究机构主导。你认为中美两国在创新激励方面有什么不同吗?

埃德蒙·费尔普斯:我认为中国和美国对于创新的激励本质上是相似的,几乎一样。绝大多数创新都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可以增加收入和产出。一个让人们投身于创新项目或思考潜在创新项目的环境和氛围十分重要,这也会让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更加有趣。过去中国经济不发达,人们首先考虑的是收入提高,但现在中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了,工作体验逐渐变得重要。

中国经济报告:你怎么看中国私人部门在技术进步和自主创新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埃德蒙·费尔普斯:中国必须认识到,在许多目前由公共部门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方面,私人部门完全可以赶上或超过公共部门。地铁就曾经是私人企业家创造的产物。如今,最具革命性的城市交通工具是优步(Uber)。而在不久的未来,最具革命性的变化可能是自动驾驶汽车——它们都是私人部门的产物。

中国经济报告:关于人工智能是否会引起大规模失业的争论十分激烈。你怎么看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这些新技术有可能导致人类自身的危机吗?

埃德蒙·费尔普斯:关于人工智能,这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进步。我想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会出现赢家和输家。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说两点。

首先,在过去几十年的技术进步中,我相信中国社会的所有群体都是受益的,人工智能也不会改变这一点。一方面,人工智能将在10-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逐渐进入人们的生活,而不是在某一天突然造成冲击,让人们毫无准备。因此在这项技术发展过程中将会有许多调整的机会。

其次,广义上讲,人工智能会替代一部分工作,一些工人可能会失业,就业率和工资增长率会下降,这当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我想表达的是,如果一些技术进步使得劳动力更加充足,虽然这一力量会压低工资水平,但市场会从充足的劳动力那里找到新的投资机会。因此,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降低了资本-劳动比率(如果我们把机器人也算作劳动力的话),但随着资本存量的增加,资本-劳动比率又会提高,也就是创造了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总的来说,人工智能会使一些就业机会减少,但也为资本创造了更多的机会,从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公众的质疑主要源于不知道有这样一种市场机制可以恢复就业机会。

中国经济报告:那么,应该如何遏制因为创新而导致的就业损失,尤其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就业损失

埃德蒙·费尔普斯:主要的解决方案是就业补贴,尤其是对低工资工人进行补贴。这是相对比较好地体现他们价值的方法,可以从总体上提高市场的工资水准,并增加就业岗位。

此外,税收方面也可以有所作为。生产消费品的劳动者工资在增加,用于生产消费品的资本品也在不断增加投入,但生产资本品的劳动者却没有获得与投入相对应的工资提升。有些生产资本品的行业在创新的冲击下减少了工作岗位,却无法形成新的就业机会。税收政策应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再分配。

(李大巍对此文亦有贡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